《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2020-06-10 312人围观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报导)先前一则网路谣言指称「高中课本竟然教学生要少量吸毒再轰趴」,网友调查后发现,该传闻是出自泰宇出版社出版的高中「健康与护理」课本,但课本中仅收录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的电话资讯,内容并没有鼓励高中生吸毒,更没有教学生要少量吸毒再轰趴。

然而,网路谣言引用了爽歪歪网站《用药性爱新手必读》一文,爽歪歪网站是同志谘热线协会的子网站,但是设立目的只是为提供男同志性愉悦和性教育的资讯,宣导对象并非高中学生,而且仅是提供药物正确资讯,教导自我保护,并未鼓励吸毒,但是该则谣言仍藉着这个宣导网站诬指同志谘热线协会。

为了让同志谘热线协会打破污名,芋传媒和同志谘热线协会工作者做了一系列的专访,希望藉由深入介绍同志谘热线协会,这个包山包海的超级强大组织。也能让大众正确认识,同志热线在做的服务与议题,同志热线绝非特定媒体描述——那样充满妖魔鬼怪的地方,它只是一个历史最悠久的性别平权运动 NGO。

而专访按各个工作小组各自成篇,此篇的专访主角是「老年同志小组」的工作者智伟,智伟亦是这一系列的专访中,在热线年资最久的受访者。

专访「老年同志小组」——智伟

Q:你从哪里认识台湾同志谘询热线?

唸大学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同志团体叫「同助会」,我自己是唸社工系,当时就在社团听到有一个团体要成立,叫同志谘询热线,实习的时候就去做了第一期接线义工,1998 年一直参与到现在。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Q:加入热线的动机与契机为何?

自己是同志,也因为性别气质被霸凌,甚至还被老师霸凌,同志成长过程的那种孤单,甚至曾有过轻生的念头,自己后来念了社工系也当了一年的特教老师,1998 年来到热线当了两年的接线义工,2000 年正式立案后,当时的理事长就问我有没有兴趣来当全职的工作人员。

当时我考虑满久的,因为当时社福界没有一个工作是和同志有关的,担心以后换工作的话,劳健保上面的资料会被看出来,但是后来觉得想要为「以前的自己」做一点事,希望透过自己的经验与专业来帮助其他同志接纳自己,两年的义工经验也接触到同志运动,就觉得应该可以做满多事的,后来就进到热线工作。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Q:你在热线负责过哪些工作?

一开始只有两个员工,另一位同事负责外务、公关等事,我负责内部服务方案,如当时最重要的业务就是谘询电话和一些课程,因为当时人少,所以几乎什幺都做,做了接线义工的统筹,后来 2003 年电话接久了,现很多问题不是电话可以解决的,譬如说:父母,很多父母打电话过来,所以 2003 年就找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创立了家庭小组,专门提供给爸爸妈妈服务的,现在也有很多人在负责同志家长的谘询电话。

后来觉得改变歧视最好的方法就是给师生了解同志,所以在 2003 年 10 月也成立教育小组,应学校之邀到校园和同学与老师谈同志及性别议题,后来 2005 年成立老同小组,那时候也刚好是台湾开始谈高龄化议题。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2010 年开始做做身心障碍议题,先办了听障同志聚会,也因为身边刚好认识一些身障者,后来 2013 年弄了一个团体,虽然不是热线负责,但热线也出了满多力的,叫做「手天使」,大概就是我在这里工作 19 年,弄起来了这些东西,而自己现在主要负责教育、老同与身障者这三大块。

Q:老同小组需要具备什幺样的能力,从事哪些工作?

因为自己本身是念社工,所以在大学研究所都有学习到如老年、身障者相关议题,老年同志小组最重要的是,台湾高龄化政策中看不到同志在其中,所以老同小组也和民间团体:妇女新知基金会、家庭照顾者总会和国际劳工协会等,都有一些横向的连结与合作我们这些关心移工、家庭照护者与妇女权益的团体,我们也成立一个联盟,我们希望在长照政策里面,可以把移工人权、性别平权纳入长照政策的考量。

而老同小组另一个工作是希望帮助年轻世代同志了解年长的同志,同志运动历史约三十年,过往历史多没被记录下来,因为更早期老年同志无法曝光、出柜,这些同志如何面对老化、老年问题与死亡,以及他们跟伴侣与家人的关係,其实这在年轻世代同志是不知道的,许多老年同志其实不擅长上网,所以在网路上也看不太到这些文章,尤其男同志社群对于青春美貌更有一种迷恋,所以更让老年男同志更不被看见。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我们觉得同志运动的历史不只是有祁家威、同志谘询热线或婚姻平权,我们一直相信更早年代的一些大哥大姐,他们也在那个对同志相当肃杀的年代做了很多事,所以我们就会办讲座,希望让过往同志的历史被认识与了解。

社会上「隐形」的年长同志

我们曾访过一位老大姊,大概 60、70 岁,她就有说早些年的 T 吧其实是因为美军在台湾,在中山北路有一些美军的酒吧,因为气氛比较自由,所以开始会有些女同志会在那里流连,到后来开始有些女同因为受了国外的影响,像是美国有 T 吧,所以她们之中有一个女同志开始把自己的家改造成一个开放空间,但也不是完全开放,就是需要朋友引荐才能进去,就是一个女同志可以很自在的空间,后来很多去过的人又在外面开了很多的 T 吧!

以前我们很好奇说台湾的 Gay 吧、T 吧怎幺来的,就很希望把这样的历史转述给年轻世代的同志认识,在那个戒严时期要把自己的家变成女同志聚会的地方,其实是不容易的事情,我们觉得这就是同志运动!

我们 2010 年也出版过一本老年男同志口述历史的书《彩虹熟年巴士》,里面访问了 12 位男同志,现在已经绝版了,今年十月也会出版老年女同志的口述历史,收集了 18 位 55 岁以上老年女同志的口述历史,已经和出版社签好约了,我们觉得这些人的故事经验不该被抹灭。

怎幺突破?35岁以上女同志很难交朋友

最近比较在做中年议题,因为我们发现像 35 岁以上女同志很难交朋友,相较于男同交友 APP 非常多,但女同志就只有一两个而已,而且不好用,所以我们每个月也会办一次 35 岁以上女同志的聊天会,这个大概是老同小组目前在做的事情。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身心障碍议题的话,因为自己大学毕业后在林口启智学校当了一年特教老师,所以一年的工作经验里,可以理解到身障者也有性别议题,后来工作的时候,其实也有一些朋友是身障者,慢慢地也认识了一些聋人同志,在 2010 年那时候手机、LINE 等社群软体还不是很方便,对聋人同志来说,交朋友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所以后来就利用办公室空间,每个月办一次听障同志聊天会,让聋人同志也可以来聊聊天,或者你不是聋人但想认识更多聋人同志朋友你也可以来,后来慢慢这群人变成像一群好朋友,办了四、五年之后这里才没有办,但我们后来改办手语班。

手语就是一种语言,语言背后就是文化,透过语言可以了解文化脉络,如何让听人不要再将聋人当作一种「没有文化或很笨的人」,因为很多人会将身障者认为是很笨、能力差的人,但实际上不是,所以我们觉得让听人来学手语,未来他们看到聋人在比手语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是身障者,而是认知到他是在讲一种语言。

我觉得这种转换是希望让同志社群更接纳身心障碍社群,所以办了七次的手语班,而手语里也有很多性别议题,比如说男同志手语怎幺比?女同志手语怎幺比?做爱怎幺比?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这些东西其实很多聋人朋友表示,以前手语老师都刻意不教,而后来我们也找了专业的手语老师去跟手语翻译员上课,比如说性爱的字要怎幺比才精确,因为这对很多聋人来讲很重要。

比如说,如果有聋人被性骚扰,可是法院作证时,说的一些性爱字语,手语翻译员不好意思打,或者打错了,其实对于受害者的权益是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就很希望说,透过这个课程,让更多人理解手语是一种文化,文化中也有性别的议题,可不可以让我们一起加强手语翻译里的性别意识。

「性权」角度来看身障者手天使议题

而身心障碍议题做得最多的应该就是手天使,我们就是一个性义工组织,主要提供重度障碍者性爱服务,手天使大概这几年满引起社会关注。身障者与同志处境其实非常相似,比如说我们都被认为是有病的,或者是前世造孽才会生出我们这样的孩子。

另外的共同点是,我们的亲密行为不是社会大众期待的,比如说,一对男同志或身障者伴侣在路上亲吻,一定会遭受很多耳语与歧视的眼光,所以台湾社会空间不容许少数人在公共空间表达自我,不一定是裸露,可能连表达亲密都是不行的。

因为在此脉络下,身障者和同志族群可不可以有一些连结,而对于热线来说性与性别是一个重要的议题,后来就开始从「性权」角度推动手天使这个议题,本来一开始是想服务男同性恋身心障碍者,但在媒体报导之后,有很多的异性恋身心障碍者也写信过来想要申请……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Q:工作时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为何?接触过最年长的老同大概是几岁?

最近我们有一个熟年女同聚会,5 月 17 日通过《748 同婚法》,最近的一次聚会在五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天举办,有一位 50 几岁的女同志,她自称是人生第一次参加的同志聚会,她说「自己的人生舞台剧在 5 月 17 日落幕,5 月 18 日开始终于可以不用再演戏了!可以做自己。」

听到之后就觉得,一个人她演了 50 几年的戏都不是她自己,演戏的意思就代表她要否定自己的身份嘛!没想到 517 那天对她来讲,国家的肯认及对于同志的接纳,国家在婚姻平权上站了一个比较稳的态度,对于那个女同志来说,真的给了她很大的力量,正好我们也办了一个适合她参加的活动,所以她就来了!这是今年最让我感动的事,我们发现一个同志终于在今年明显改变了!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而最年长的大概一百多岁,但是他不会说自己是同志,因为同志是最近几年才开始使用,当时我们在整理老同的口述历史,那时候我们问到一个三温暖的老闆,那个老闆说他的客人有一个现在住在某公家的安养中心,已经一百多岁,最后就去访问他。

当时三、四个人一起去相处了一个下午,但因为访者年纪太大,很多故事时序搞不清楚,比如说他说「最近……」但其实是他七十几岁,有时说「很久以前」,但其实是三年前,因为他年纪太大,有些事也许像是有段时间,有些事又像是昨天的事,而且他是讲母语的,他最早在福州做吃的赚了不少钱,后来休假时来台湾玩,结果碰上国共内战就再也回不去,整个故事就是大时代的缩影。

后来因为他单身寡人又是个爱男人的人,所以也没有成家,而当我们进去他房间时,我们吓了一跳,因为许多男同志房间里常常有猛男海报,他的房间反而是清凉女星的海报,后来我就问为什幺要贴这些,结果发现,是因为他知道护理师与社工有他房间的钥匙,所以房间不是一个真正属于他的地方,他也说,曾经隔壁几房的人骂他「半阉娘仔」,他还因此跟对方打架,他知道他喜欢男生这件事不能给其他人知道,大家都不知道他喜欢男人就骂他「半阉娘仔」,他也怕护理人员知道他是 gay 就对他有歧视。

所以他都一百多岁他还要伪装,我们就觉得很难过,都一百多岁了,还没办法做自己,后来我们还想要去访第二次,但是他就过世了,原本想把那些「最近」「过去」都整理清楚,但是最后就是来不及了,也没办法把他的故事整理出来。

不少老同其实有走入婚姻,甚至还有当到阿祖的,其中有一位退役高中老师表示,国小时就发现自己是 gay 但长大后还是因为家庭压力,选择结婚生子,那位退役教师用台语说「在三四十年前的台湾,有手有脚有收入的男人怎幺能不结婚?」结婚后,他也向自己承诺当个好先生好爸爸,一直到后来他的太太因病过世,才又踏入同志圈,最后还跟同性伴侣办了婚宴,虽然当时没有法律效益,但当时就请了三四桌,我也有去参加,不过很遗憾,过了几年他也因疾过世,他也透过乾儿子留了一笔钱给她先生……

Q:524 同志婚姻合法化后,是否有助于排解老同的困境,工作方向有改变吗?

同婚通过当然能够排除一些困境,但不是全部,因为满高比例的老同志有走入异性恋家庭,同婚对他们来讲可能是看得到吃不到,因为他们很多都是有婚姻和小孩,如果一路单身至今可能比较有机会。

然而,多数男同志甚至整个社会有对于「老」的歧视,所以老 gay 很难找到另外一半,绝大多数老同其实很少跟家人出柜,跟晚辈出柜就更困难,像是怎幺跟姪子说阿伯是 gay,因为在他们心里,同志还是负面的身份,怕有损长辈的尊严。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之前我们会办熟男同志聊天会,有一次的主题就是怎幺跟晚辈出柜,来了很多都是当了舅舅或阿伯的人,那次聊天满特别的,有些人是全家都不知道,所以他反而比较轻鬆,比较麻烦的是兄弟姊妹有人知道他是 gay,他就会很烦恼,到底该不该跟兄弟姐妹的小孩出柜,怕被晚辈看不起,这算是很多中年同志会有的问题。

Q:先前赖士葆等人放话,只要 2020 国民党执政/国会过半就要修法改回来,你有什幺看法?

我很后悔,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曾投过赖士葆……台湾现在的民主制度不只是同婚,很多我们引以为傲的事都有可能在 2020 之后被摧毁,包含整个民主制度、进步的价值,我都很担心如果国民党重新执政,它们可能毁于一旦。

回到同婚议题上,我很希望能够结婚的同志都赶快结婚,并不是担心 2020 失去结婚的权利,而是希望打破谣言,公开办婚宴,广发帖子给你的亲朋好友,让他们感受这份喜悦、认知到这没有大家所想像的那幺遥远或可怕,同志婚姻不会让台湾毁灭,爸爸妈妈也不会不见,也不会影响任何人,唯一可能影响到你的,可能是红包要包多少钱!

反过来想想,同志也包了很多红包出去啊,只是希望这几个月让更多台湾人理解一件事情,就是那些什幺孔文吉、赖士葆他们口中的人伦被摧毁啦,其实几个月之后,回头想想并没有。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前几天有个新闻让我觉得这个效果出来了,韩国瑜造势活动上,爱家公投的曾献莹、孙继正上台讲 2020 要取消同婚,结果后来我看了东森的报导,不是所谓比较进步派的媒体,但是报导说底下一片沈默,大家已经无感,现在距离 524 通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社会大众已经有种「同志结婚很像也还好耶!」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那我希望接下来这几个月,只要是可以出柜又想结婚的同志,就结婚吧,多发喜帖给异性恋朋友,让他们知道这是一件普通的事。
我是觉得台湾人善良的本质是愿意被别人祝福的,同志结婚是会被祝福的事,如果去除一些被反同假讯息欺骗的状况,他们最后应该能理解到,同志婚姻就只是两个同性伴侣相约厮守一辈子的事,就这幺简单!

《同婚之后》同志谘询热线「老年小组」:超过100岁我们继续长

相关文章:

同婚法案生效 20对同志新人抢先举办彩虹草地婚礼同志游行10/26登场 盼成台湾有史以来最大《赖彦丞专栏》我们与恶的距离:从国中生跳楼事件谈爱滋与同志的汙名反同安定力量组党 孙继正直球对决黄国昌《央广》红毯那端/同婚首日 全台526对同志登记结婚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