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拍出原汁原味的中国偷渡客,他与男子同住纽约陋屋:台湾唯一的

2020-06-15 669人围观

张乾琦老师是目前台湾唯一的马格兰通讯社摄影师,对于纪实摄影师来说,马格兰通讯社就是这个领域的最高荣誉,也是最大的肯定,这次有荣幸与张老师面对面,了解他的摄影心得与历程,实属难得。

在本次讲座中,张老师分享了几组他非常有名的作品:首先是关于由北韩逃往中国的《脱北者》,紧接着带出于缅甸动荡时期和翁山苏姬的接触《在缅甸的日子》,以及纪录坦尚尼亚的性病议题《邦戈热》,更再次分享了耗费几十年、已渐入尾声的纽约偷渡客纪录《唐人街》,最后则以与较贴近自身的《在路上》作结。

为拍出原汁原味的中国偷渡客,他与男子同住纽约陋屋:台湾唯一的张乾琦摄影工作坊。

张老师不论是在介绍其作品或者回答问题,都透露出儘管摄影会让他有所牺牲,他仍会持续将摄影作为他的生活方式。例如,有观众问到:「老师,您是怎幺在摄影工作与私人生活间维持平衡的?」

张老师并未多加解释,反而自我解嘲地说,为了摄影他赔掉了很多东西,但他认为摄影是他一定要做下去的事情。这样的态度也反映在他摄影作品中的人文关怀,这些作品都不是花个两三天就能成就的,而是需要将自己投入到整个事件、整个社会、整个环境,并花上一段时间去体会,才能呈现给世人真正的「真实」。

关于发掘、追蹤、呈现议题

当然,身为国家地理杂誌的摄影师,张老师会需要到许多「现场」追蹤、纪录当下重要的议题,但这些都只是出发点而已。听了老师的分享后就会发现,很多更重要的讯息与影像是唯有站在最前线、了解议题后,才能拍出来的。这也代表着,如果摄影师作为第三者直接切入议题,并不一定能得到最佳的呈现,因为「被摄者」还没有将真正的自己表露出来。

例如,在拍摄纽约唐人街的偷渡客系列时,张老师就花了很长的时间,同这些中国男子在简陋的顶楼加盖中生活,自己去亲身体验他们每天将经历的一切。

「我和他们都有一定的联络,他们也知道我是摄影师,我并不是在某一天就直接闯入他们的生活拍照。」张老师如此简略地表达了他身为摄影师和被摄者的关係。

而正是在这幺长的关係中,唐人街的系列作品延伸至大陆的家庭,当这些男子千里迢迢到美国工作后,他的家人又过着如何的生活?他们的心境是什幺?又对他们的第二、三代有了那些影响?这样的记录不仅是纪实摄影,也可作为人类社会学的重要参考。

不过,张老师也提到,在追蹤议题的时候,他常遇到许多惨不忍睹的画面,抑或者让自己身陷危险的时刻,这些冲击让他好一段时间无法安稳入睡或是被噩梦侵袭。但他仍然没有放下他的相机,这是纪实摄影常会面对的挑战,不仅在肉体,更多是心灵层面的负担。至于要如何调适自己的心情呢?张老师并没有特别描述而依然重複:「还是要拍。」

为拍出原汁原味的中国偷渡客,他与男子同住纽约陋屋:台湾唯一的
为拍出原汁原味的中国偷渡客,他与男子同住纽约陋屋:台湾唯一的
「在路上(On the road)」,传达对儿女的思念与新生命的关爱

《在路上》这个系列作品中,张老师挑选了一些先前作品的影像,并点出小孩的降临大大改变了他的人生以及创作的态度。张老师在其他的访谈中曾提到,回顾这十几年的创作,「我不再汲汲于追逐完美的瞬间,强求要在对的时刻出现在对的地点」。

有了儿女让他重新检视了母亲、孩子与家庭这些与自己息息相关的题材。其中运用了许多对比与呼应,例如不同国家孩子的生活环境儘管天差地远,然而不变的是他们的纯真与父母对他们的爱;而四处奔波的自己时常经历动荡或是战战兢兢的日子,但他也知道回到某个地方,总会有笑脸向他奔来,一个最温暖而安稳的家。

因此,除了纪录影像之外,这个系列作品也是「摇篮曲」的集大成,张老师在各地执行摄影工作之余,共收录了15首由当地的母亲哼唱的摇篮曲,深刻地呼应了张老师对小孩无尽的关爱。

声音与动态影像

张老师出过许多摄影集,其摄影作品也被刊登在许多地方,但在讲座中,张老师呈现的不仅是静态的影像,更有配合动态与声音来呈现完整的纪录。

「声音可以走在影像之前。静态和动态影像的剪接是运用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式。」张老师说。他更提到了still life也能呈现动态,而motion则可表达静态,这样的作法不是一个公式,更不一定在什幺时候就要运用哪个媒材,而是在了解拍摄对象后,综合其情境与想要呈现的重点来安排的。

例如,《在缅甸的日子》时不时会衬着街道上的声音,它不一定与影像相关,但却表达了无所不在的窃窃私语,当时紧绷的环境中不知谁在看着你的心境。而拍摄翁山苏姬时採用了动态影像来表达,聚焦于她的脸部表情,拉近至眼神,彷彿想要看出她眼中的缅甸与希望。

此外,在影片呈现中,张老师常将画面切割为左右对照,影像停留的时间也不一,这让我们观众有了与单看摄影集不同的体验。例如,在《唐人街》中,老师运用了颜色作为两地的对照,黑白的纽约,缤纷的中国家乡,这不仅点出远赴他乡工作的辛劳,更表达他们唯有在梦中回到家乡时,才能看到彩色的人生。

老师表示,在剪辑作品时,他会先设想整个故事叙述的方式、速度、起伏与转折,然后再依据这样的「情节」,安排不同媒材予以呈现。

儘管时间不算长,且张老师本不多言,但于本次讲座中仍深深感受到了老师对于摄影工作的坚持以及眼界,也再次确认了各界对于老师的肯定,不仅是由于他的技术和题材,更是因为张老师这些年来一步步实践了作为一位纪实摄影师的关怀与责任。

为拍出原汁原味的中国偷渡客,他与男子同住纽约陋屋:台湾唯一的张乾琦摄影工作坊。


推荐文章